2021年9月19日

科恩揭秘:老地图导致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美国重返亚太地区战略,如何应对伊朗核问题,美国对台军售,以及当年美空军为何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今天要和我们进行风云对线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科恩。当时是克林顿第二任总统的时代,他担任美国国防部长。那么科恩是美国政坛的老将。我们今天请他上我们节目来谈很多问题,比如讲,美国在亚太地区是不是重回,对我们中国的影响。美国对台军售的问题,乃至于我们请他解释在他当国防部长任内,美国误炸我们南联使馆的种种的细节的问题,今天节目应该是非常的精彩,接下来就请看我跟他之间的第一段对话。

解说:今年72岁的威廉科恩是享誉世界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他在美国政府从政30余年,曾历任美国众议员、美国参议员,并于1997年至2001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在退出政坛后,科恩开始涉足商界,成立了科恩集团,并致力于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和文化交流。此外,他还长期从事领导学研究,著有相关书籍40余部,被誉为“比任何人都懂得造就伟大领导者秘密”的人。

阮次山:科恩先生,在我们的中国观众眼里,您的职业生涯如此杰出,又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参议员,甚至还是一名小说作家。那么您能否告诉我们您是如何评价自己的呢?您认为自己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

科恩:我的立场位于两者之间。我认为我是一个中立派。我一直以来都在试图与人和共和党人合作。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像近年来这样保持如此的两极分化,非左即右。在美国的体制下,这种局面使得取得进展变得全无可能,因为我们失去了作出让步或达成共识的能力,所以我们一无所成。就在我们举步维艰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的步伐却越来越快,而我们却已经无法解决这些正在困扰着我们的严重问题。

阮次山:那么作为一名您所说的中立派,您曾早在1978年就访问过中国,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那么在您看来,您对当前的中国有何看法?

科恩:在我看来,中国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于1978年第一次来中国与在人民大会堂见面。与当今的境况相比,当时的中国的确是一个贫穷的国家。我记得当我听到讲“四个现代化”,并且将国防现代化列在最后的时候,我当时的确心存怀疑。我了解过这个国家的大小和人口的数量,你们要如何才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改善这么多人的生活?但这确实发生了。因此许多人都对此表示异常惊讶,并且也对中国的领袖与人民所取得的成就抱有崇高的敬意。他们当然也有些许担忧,因为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两方面都能如此迅速地发展会让一些人产生忧虑。中国已经具备经济实力,并且不论在周边地区还是世界范围内,中国都具备强劲的军事实力。所以如今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个拥有强大实力的中国保持与世界体系融为一体,从而保证全球局势的稳定与和平。这需要各国之间进行大量的交流,举行大量的会议,采取大量的外交手段,以及许多我们称之为“接触”的互动。我认为美国必须加紧与中国接触的步伐,因为我相信,不论是关于气候变化、能源安全、食品安全、水源安全、打击海盗、反恐作战,还是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中国和美国都需要紧密合作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解说:继今年3月初系统阐述美国对华政策后,希拉里克林顿于4月10日在美国海军学院再次就美国亚太战略发表演讲,彰显出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走向尾声后,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的新基调。她表示今天的中国不是苏联,美国无意与之为敌,现在中美没有站在一场“新冷战“的边缘。相反的,两国已经“全面、不可避免地相互依存”。

阮次山;您曾担任国防部长一职长达4年,那么在您看来,中国政府刚刚通过了明年军备开销增长11.5%的决议。您认为这对美国来说是一种威胁吗?

科恩:这不一定。我认为这主要取决于中国要如何利用这股军事力量。当然,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对资源有着巨大的需求,因此中国当然需要一个能保卫本国领土和国家利益的国防架构,不论是关于地区问题还是全球问题均是如此,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真正的问题不仅在于中国自己声明的目的,而在于这支新型军队的实力。因为任何目的都会改变,当下的境况会决定你当前的目的,这种目的有时是和平,而有时却充满火药味。因此中国追求的军事能力究竟是什么,以及如何将这种军事实力与缓和紧张局势、确保和平稳定的全球性计划相结合才是关键。针对中国,我们必须要问,美国又该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由于我们一直对伊拉克和阿富汗过于投入,使得这两场战争的耗资高达一万到一万五千亿美元,更不用提双方还有人员伤亡。因此美国内部对此出现了争论:我们究竟该扮演什么角色?我们是要当超级大国吗?是要当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吗?还是应该保持势力的多元化,让各国势力可以在某种情况下和平共存?一些保守派议员认为是时候让海外的美国势力回家了,但也有其他人认为我们还要参与更多的国际事务。我们会通过我们的选举制度来解决这一分歧,但要让美国达成一致还需要几年时间。我们在亚太地区仍然有一席之地。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亚太地区的势力之一,并且今后也希望能保持这种局面。而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则会上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lzckj.com/,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